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陶声依旧

天河挂绿水...秀出九芙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)秘书写材料(序列之13)  

2009-04-07 14:56:45|  分类: 社会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         A省F市J县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一等秘书夹包替醉,二等秘书熬夜不睡,三等秘书通知开会”。在县委大院内,县委办公室处在中枢部位,是为县委领导们服务的机构。但是说穿了,县委办公室并不是为所有县委领导提供全方位服务的机构,它其实只是“县委书记办公室”,一切围绕县委书记转。县委书记处在统揽全局的位置上,决定了县委办公室也处于统揽全局的位置。因为如果进常委的人算是县委领导的话,除了县委书记以外,其他副书记们,一个是县长,自有政府办公室为他服务,不在县委办公室的服务范围。专职副书记都是挂线领导,底下的若干常委,一个常务副县长在县政府,一个武装部政委在县武装部,并不在县委办公。在县委办公的常委们,又都是各部委办的书记、部长和主任,都有自己的直属部门,部门内也都设有办公室,所以他们就有自己管辖的办公室秘书。因此,随员性质的秘书配备一般是:在政府工作的县长们,工作任务具体,人人都配有专职秘书;在党委系统里,只有县委书记才配有县委办公室提供的专职秘书。其他副书记和常委们,除了分管县委办公室工作的常务副书记外,县委办公室并不给他们配秘书,他们就在自己分管的口里,选择一个随员。这些领导影子一样的秘书们,虽然都是跟领导的,但领导职位的高低决定他们各自的身份。只有给县委书记掂包、端茶杯、开车门的,才是最高等级的秘书。

       办公室就是伺候领导的,有一句口诀说,领导不尝咱先尝,试试饭菜凉不凉;领导不讲咱先讲,听听喇叭响不响;领导不行咱先行,踩踩道路平不平;领导不坐咱先坐,看看这车错不错。这是玩笑话,当不得真的,但也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   也许跟领导这种活儿跟做庄稼活儿一样,根本用不着学习。如福至心灵,无师自通,怎样去书记处拿公文包、拿茶杯并且放上茶叶,加满杯子,如何去开后边车门,让领导坐进去以后不轻不重地关上,然后,从车后边绕到前头,坐上副驾驶座,以及下车后的一应程序,都做得很到位,很得体,像模像样,伺候起k书记来表现得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  偶说一个贪酒的故事。说是有一个小伙子,到他表叔家走亲戚。表叔开始没有把他当成大人或者客人对待。中午做饭时,表叔说,孩子,家里没有肉,只好让你吃点豆腐将就一下了。这小伙子就说,表叔,不让你作难,没有肉好办,把我牵来的驴杀了。表叔说,傻孩子,杀了你的驴,你回去骑啥呢?表侄说,我骑你们家的大公鸡回去。表叔想,这小子长大了,慢待不得,他是提醒我杀鸡子哩。于是,就把大公鸡杀了。开饭时,表叔偶尔问一句,这几天你都在家里干啥呀?表侄说,在家里翻红薯秧儿。你不知道,俺家里的红薯秧儿长得太快了,就这么一长一长地一直长到了这里。说着比着,一直比到了表叔家的酒坛子处。表叔知道这小子是想喝酒哩,就给他用小碗倒了半碗,他一口气把酒喝光了,把碗翻扣在桌子上,用力地磨了起来。表叔很惊奇,说你这个娃儿,喝点酒就晕了,磨那碗干啥?表侄说,反正上边也没有用,不如磨浅一些,好把酒倒满。表叔想,哦,这小子是嫌倒得少,就又给他满满地倒了一小碗,怕他喝醉,不再给他倒了。这小子吃过饭,抡起巴掌扇自己的脸。表叔说,看看,你这个娃儿喝醉了吧。表侄说,不是哩,表叔,我想把脸搧红。要不然,我才喝了这么多酒,脸一点也不起热,回去要是给别人说起我在你这里喝酒了,人家还说我吹牛哩……

       A省F市J县这些年,有一个顺口溜儿,说的是:若在统战部,天天进饭铺;若在组织部,天天能进步;若在宣传部,天天犯错误。虽然不准确,也有一定的道理。说统战部的人经常下饭铺,是因为改革开放以后,港商、台商、华侨整天一拨一拨的回乡探亲观光,县里从国家统一的大局出发,为体现对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的亲情,拨有专款,作为统战部的吃喝招待费用。所以在统战部工作,陪吃陪喝是常有的事儿。组织部自不待言,天天就是做官帽子的,那工作更让人眼热,进县委工作的人,没有不想进到组织部的,因为在组织部干,不仅有人巴结,而且近水楼台先得月,还能有个好出路。近来听宣传部的人说,进了宣传部,提高知名度,其实这是自我安慰。宣传部的人也许能为别人提高知名度,自己则因为在宣传部干,知名度就肯定低。宣传部的人没有人事管理权和财权,除了磨嘴皮子、耍笔头子外,当个宣传部长也不如在组织部当一个干部科长实惠,捞不到什么好处。你看看,乡镇来的同志,除了宣传干事必须对口他们外,有几个人肯往宣传部里钻?他们的科室中,热闹一点的只有新闻科、记者站,看似风光,其实写出的文章如果出了毛病,还要挨批评,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

       干秘书这种活儿,只好做个小人。一切为了媚上,说不得实话和真话,整天都是和大话、空话、屁话打交道,这是工作性质决定的。可能你也有体会,我们在写文章方面,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,但你必须循着领导的思路走,自己的立场、观点基本上用不上。一开始很有个性的东西,到了这里,就行不通了。干上几年,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东西。就好比一条河流中的石头,从山上的激流中冲下来,很有棱角的石块最后变成圆滑的石头蛋。再说,在A省F市J县官场上,到处充满着勾心斗角、尔虞我诈,秘书干的工作,就是在夹缝中生存,一不小心,就有可能失误。古人们发明的‘机关’、‘秘书’这两个词,偶琢磨着很有道理,机关机关,上上下下,充满了机关啊!‘秘书’二字,更有讲究,一个是秘,不该问的不能问,不该说的不能说;一个是书,交给你个活儿,你就大书而特书吧,熬夜拼命,累死活该。”

        A省F市J县写材料这种活儿,确实不是一个好差事。对于文秘人员来说,只能是甘苦自知。一篇文章未动笔之前,搜肠刮肚,苦思冥想,好像在深海中漂游,找不到边际;动笔以后,万事开头难,第一页往往需要几个回合,稿纸扯了一张又一张,揉成数个团子扔掉,才能够打开思路;撕开了缺口以后,如同滚木礌石,一泻直下,倒也痛快;文章杀青了,自我陶醉其中,就像妇女阵痛过后,生出了孩子,轻松而且幸福。所以,苦在其中,乐在其中。
       但是,能不能写材料、会不会写材料,真的要有一定的功底。古时候,有一个秀才做文章,坐了半夜,一个字也写不出来,急火攻心,牙痛难忍,其苦万状。他的老婆见他这个样子,有点想不通,就问丈夫:“瞧你那个难受劲儿,难道写篇文章,比俺女人家生个孩子还作难?”秀才说:“娘子有所不知,你能够生孩子,是因为你肚里有;我写不出文章,是因为肚里没有装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 其实在写作方面仅凭的是个灵气。他写材料时,先打好腹稿,然后信马由缰,不拘一格,好比躺在床上仰着脸尿泡,流到哪里是哪里。若是理科出身,思路清晰,文章的意气倒也贯通。
如果学的是文科专业,科班出身,那才是真正的材料写手。秘书需深得文章奥妙,在一篇文章未动笔前,就先把提纲列好:先是引言,接着是总结成绩和经验、存在问题和不足、下步工作的指导思想、方法步骤和具体措施、加强领导和组织保障,最后来一段响亮的号召等等,已经筹划停当。然后,遣词、造句、布局、谋篇,无一不在套路之中

       在A省F市J县,时间久了,公文的术语,就成了大家的口头禅,自觉不自觉地用到了各个方面。比如在A省F市J县酒场上,你就会不自觉地冒出一句:“今天咱们喝酒的指导思想是——”在场的人,若是搞文秘的弟兄们,习以为常,不会产生什么特别的感觉,若有别的人在场,大家就会取笑他:“去你的指导思想吧!还方法步骤哩。”
        在外边人看来,写大材料的,才是大笔杆子,排在文秘人员首位,相对地荣耀一些。其实,这大材料,往往是指年初工作报告,各种大型会议上领导的讲话以及以县委、县政府名义下发的正式文件。圈内人都知道,县委办公室的笔杆子,主要是写领导讲话,真正的文件起草任务并不多。除了关系全局工作的重大课题,一般都是各战线上根据上级精神和本战线上的工作实际,由自己单位的笔杆子起草以后,提交县委、县政府领导讨论通过,再由两个办公室从技术上把把关,以县委、县政府名义,编上文号下发就是了。
       因此不管是哪种材料,还是俗话说的好,抄的成分居多。当然,搞一个大型的工作报告,光靠抄是不行的。一是要代领导立言,就要站在一定的高度上,居高临下地看问题。现在的领导,都是知识分子,水平何等了得!碰上了不搞文牍主义的领导,算你有福;如果伺候的是文字功底深厚的领导,对于文章的创新精神有很高的要求,你的文稿打不上眼、过不了关是常有的事情。倘若是急就篇,领导来不及修改,还容易蒙混过关。若是一篇带有指导意义、统领全局、一管全年的工作报告,领导们就对文字的要求近乎苛刻,反复讨论修改,一定苦了秘书,哪怕你第一稿写得再好,也会被领导改得面目全非。往往在第一遍写好以后,你必须返工几次。甚至几易其稿后,最终又回到了初稿的水平上。久而久之,领导还会在心里对你这个秘书的写作水平打问号;二是若要上机印刷,文字就更加神圣,必须字斟句酌,一点都不能马虎。特别是到了校对这最后一关,仍然不能有丝毫疏忽,往往在签付印刷后,又发现了问题。有一次,大家都认为,这稿子校对得已经天衣无缝了,谁知道正是“办公室”这个大家再也熟悉不过的词,竟然印成了“办公宝”。
       若认为这些空洞的文章没有意义,领导念过以后,立刻成了过眼烟云,不会有那么多人认真阅读,那你可就错了。往往在组织讨论领导精神之时,就是有人细致得把涉及本战线、本部门的工作,在领导的讲话稿上出现了几个字,连同标点符号,都查得非常清楚。他们从字缝中通过比较就能得出结论,我这里的工作比去年或者上次多了或少了字数,体现出领导是否重视我们的工作。少了字数的,就会通过讨论反馈,向领导提意见,表现出非常执著的精神,尽管与瞎胡闹无异,也往往搞得文章起草者下不了台。
       在A省F市J县干秘书这种活儿的,荣耀和辛苦成正比。但有可能,会弄得差点精神崩溃:一篇文稿改上几遍之后,一交给主任,就免不了浑身冒汗。最终可能主任是自己亲自向有关单位要数字、要资料,才完善了秘书们的大作。

       如今知识大爆炸,进入信息时代了,“信息”这个名词显得非常时髦,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党政系统。有了传真设备,报送上级情况的途径更加简便快捷,取代了过去粗笨的做法。早年那时候,秘书们是用绳子把手摇电话机子的话筒吊在头上,一手拿稿纸、一手捏笔,一天一次,“喂,喂”这个叹词用得十分频繁,嗷嗷叫地向上级汇报工作进度情况,记录上边下来的最新指示。现在每天下午,只要文秘人员把向上报的文稿起草好,打印出来,通过机要室,插入传真机内,“嘘嘘”地叫几声,文稿就“哼哼”地传了过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1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