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陶声依旧

天河挂绿水...秀出九芙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Y)爱的语言  

2016-11-07 16:08:18|  分类: 健康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
 

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
 

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
 

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
 


性是艺术。如果拿绘画来比喻,她既讲究写意的泼墨:豪放挥洒,淋漓尽致;又注重细腻的工笔:精雕细刻,无微不至。得其二法者,为此界妙手。

完美的交媾是爱的交响。懂得海顿和莫扎特、贝多芬,有助于做爱,会使性交更“和谐”、完美。

 一次心花怒放的交媾,不仅要有奏鸣式的快板,还要有变奏曲的慢板和谐谑曲的中、快板。掌握经典交响曲的结构,能制造出雄浑荡气的销魂时刻,而不是一个俗气的“肏”字所表现出来的原始动物性。 

舞蹈和性交都是肢体语言。因此,性交是另类的舞蹈。

 它们都从远古走来,弥久不衰。在没有产生语言之前,就有了舞蹈。

 舞蹈不需要语言,它用形体动作诉说一切。

 狭义的舞蹈源于生活,在人还没成为人之前,便会用“手舞之,足蹈之”表达喜悦;性交,缘于需求,人们用它制造欢乐,繁衍后代。

性是一首诗。国粹有“绝句”和“律诗”,西洋有“十四行”,东洋有“俳句”。做好,大抵都要讲究点“格律”。

不愿受“格律”的束缚,有狂傲不羁的现代诗,譬如舒婷、顾城、北岛-----。

“我是一个两面派,新诗旧诗我都爱”(臧克家语)。做爱,既要“有板有眼”,又要砸碎“镣铐”,天空行马。   

我喜欢小提琴。喜欢弓弦摩擦而发出的美妙声音,喜欢因摩擦而从琴腔里流淌出来的那首舒曼的《浪漫曲》和柴可夫斯基的《如歌的行板》。

做爱,就是二人的协力演奏。阳物就是一把弓,它在它该拉过的地方走过,或缓或疾,引起共鸣箱的震颤,奏出一曲让人刻骨铭心的《欢乐颂》。

  ●性,既然是艺术,懂点艺术的普遍原理,于其大有裨益。譬如书法和篆刻,书法讲究饱蘸和飞白,有时还用一点类似国画的皱法,既要酣畅,又要留有余韵,缘此,方显翰墨春光!正如篆刻的“宽可走马,密不容针”!

 有裸体画,就不去欣赏维纳斯;见到“少女写真”,就丢下维纳斯;瞧见三级片,连“写真”也放下;倘若碰到“活体表演”,一切影像的东西,都他妈的滚开:“我最好亲自试一下”------。这就是男性文盲性饥渴者的卑俗心态。  

 女人的温柔,是男人房间里软性的小摆设。当他疲惫时,他会用你来擦一把脸;烦躁时,或许会一脚踢开。被踢开的女人,就是遗落在墙角里带着男人汗臭的抹布。

 女人的体贴,是男人的空调器和按摩椅。你要不断地调换自己的温度,以适应他的需要;在他想需要抚慰的时刻按准穴位。总之,他要“爽”!

  ●性的标点:男人喜欢惊叹号(!)女人喜欢省略号(------)。惊叹号是竭泽而渔,是原始的“哼吁”派;省略号潺潺流水,是缠绵的“小夜曲”。

 在我看来,男人是汽车,女人是司机。女人要学会开车,而不要做“车奴”。管他是什么“奔驰”、“宝马”,还是“卡迪莱克”、“保时捷”,你要的是“使用价值”,只要它能舒服地驮着你,“夏利”和212吉普也无所谓。好车若是没油和“卡壳”,也是废物。中途抛锚和“甩客”的,就是“劳斯莱斯”也不要!  

   上帝造人时就偏心:从女人下半身挖出一块,添到男人的下半身上,使他们有了短矛,因而具有了侵略性。

    柔弱的女人连抵挡的盾牌都没有,她们只有吸纳对方,才能填平自己的空虚和不足。

    吸纳者不反对给予者的充填。反对的是不负责任的随意性,更切齿于糟蹋性的蹂躏。这种侵略成性的男人,连野兽都不如:他们的攻击是吞噬,毫无怜悯。女人该想把他们全变成螳螂:交媾后,把脑袋留下来! 

 男人有征服欲,他们说:我们永远在上面。我说,女人是大地,种子只有落在大地上才能存活。广袤肥美的沃土能孕育出绚烂!

 好色,绝不是缺点。一味的“好色”,而别无他能,那叫“色鬼”。

 鲁迅先生就说过:将军也性交。性是美妙的,用美妙的事情调剂多彩的生活,创造出耀眼的业绩,这才是伟丈夫。康熙、乾隆都有“三宫”、“六院”,粉黛无数。而流传下来的却是“康乾盛世”!

《三家巷》的作者欧阳山有一句被批判的名言,我看不错:“一手革命,一手拥娇”!

  性无能者,才是可气的。他不仅坑害了贴近他的女人,也对人类的繁衍无所贡献。应该感谢“试管婴儿”技术的出现,不然,这些人真会“断子绝孙”!

 男女之间就像隔着一层雾,不扒拉开这层障眼的东西,总觉得看不透对方,堕在“五里雾中”的人,是把“事情”看得太复杂了:其实,任何一方只需一个小的暗示,阻碍就会一下子消退,原来以为遥不可及的事儿,立刻唾手可得。

性,单就原始行为本体而言,说道并不多。古今中外,大多“三段式”:置入,活塞运动,完成喷射。只不过是今人比古人“花活”多,洋人比国人更开放。

就像螺丝要拧在螺帽里,不管怎么弄,最后总是要扣上:尺寸大小,扣多扣少,蹲着拧,站着拧,还是趴着拧,进去是第一位的。是否“严实和缝”,在于操作人的能力。但纵使发展到今日,有人将之推演到作为最伟大的“行为艺术”,也总脱不出“老三段”的窠臼。

人,不吃饭、不喝水肯定不行;禁欲,行不行?也行,也不行!作为个体,一辈子不性交,能活着;但群体的禁欲,就很可怕。天然的无性欲者寥若晨星,有性欲者,有追求这活动快乐极大值的权利!就像人的耳朵眼痒痒,谁不去掏掏,而且怎么解痒,就怎么干!

性,是游戏,还是生理的必须?那是理论家研究的事儿,作为一个女人,我觉得果腹之后,那事儿是床上的“正餐”:缺了,就感觉浑身“不得劲”;而且正餐的要求应该是花式翻新,不断推陈出新。

做爱,最能体现互相索取的公平:接吻的搅拌,是“吸引”的最直接图解,双方主动,两相纠缠,给予越多,获得就越多;爱抚也是这样,当双引擎被你一下子双手握住时,我就觉得活塞该突突突运作了-----随之而来的那种因震颤产生的麻酥酥的幸福感,能让我眩晕。

把女人比作砚台的话,男人就是粗大的墨。我喜欢墨在砚台里慢悠悠研磨的感觉:贴着砚台的底儿,一圈圈滑动,发出嗤嗤的声响------。墨汁,随着研磨越来越浓,水笔探上去,饱含浓墨,来一幅爱的大写意吧!

做爱是相得益彰的美事儿:男人就像啄木鸟“啄”开了我的护肤层,既然洞口已经展示给你了,就把长长的“喙”探进来吧!你吞食了虫儿,我解了痒------。

做爱,不是体力活。不是有蛮力就能干好,简单的“caobi”,傻子都会!有人说性爱是艺术。男人要懂女人的心理和需求。上床以前是对猎物的整体认识,鸟还找好看的雄性呢;上床以后,就是感官的享受了。女人在享受性爱时,先是默默地品尝,在闭目中寻找最能接受撞击产生快感的合适体位;当女人暗泉涌动,末梢神经都冒火时,她一蹦一蹦的血管都传送着快乐的“福音”:阿门,我要上天!!!

 性的本源是什么?是需求!就像饿了要吃饭,渴了想喝水,困了要睡觉一样。因此,体现本源的性,于男人是点燃爆竹的砰然炸裂,于女性是嗓子冒烟时饥渴吞咽。那种不加修饰的原始的“哼喻”,才是“原生态”的美妙音乐。 
        伪装性高潮的“假唱”,是性工作者的“职业习惯”。用自以为可以取悦对方的伎俩讨取欢心,就失却了这种爱的最高表现的本原。此时,笑脸,也许是“狰狞”的。       

性欲,不是“永不消逝的电波”。男女大约有差异。白天,在病房里忙得脚打后脑勺,这样的天,裤裆里都潮乎乎的,哪有心思?在湖边凉快快地坐着,说说话,不一定那句话触到那根神经,情绪就来了------所以,公园里老有人做爱,我能理解。不是没有家,是情绪使然!就像吃冰棍,想要的时候,能一口撸成光棍;不想吃的时候,硬塞,不好使呀!

 对人来说,频临渴死的时候得一机会狂饮可口的饮料,是极大舒服;快冻死的时候,钻进温暖的被窝,喝一碗热姜汤,是最惬意的事儿;最舒服莫过于缓过来之后,心仪的女郎笑盈盈地脱光和你共寝,所以,性交才是世间第一乐事! 
       男女之爱,最后总要发展到性交,性交好像是两性之爱的最高表现形式,那时节似乎任何形式都不能化解迸发的情绪-----

到了啥都不能发泄那种浓烈激情时,只有性交能表达心绪和渴望------。 

 ●激情做爱时,女的要整个吞掉男的,说得恐怖一点,就是要调动一切手段“榨干”对方,像那种压榨甘蔗的机器,把甘蔗头一口吞下去,包裹着、旋转着、吞噬着,换取浓浓的白汁-------;男人则是“掘进敢死队”,发誓要让自己的“磕头钻”啃咬到能触及的一切,他愿意听砰砰的开凿声和伴随掘进的撞击,对方婴儿般嘤嘤的由强渐弱的呢喃赞许------ 

 ●成熟的女人似一颗晶莹的葡萄,因饱满充实而让人垂涎欲滴  。有人歌颂蓓蕾,而我更喜欢怒放的花朵,因为,只有在怒放期,她才更加香气四溢。 

 也许,有人会说,怒放期接近枯萎,可我要说,只要你拥有了,而且是在她最美丽的时刻,纵使随她枯萎也无憾。

  我喜欢成熟的女性。她们就像芳香的书签。

 人们能在充溢书香的书斋中看到她的芳姿:她在主人喜爱的读物中,夹在最精彩页面里,她是主人与经典一起永久保留的芳香书签。

我甚至敢断言,书香气,因此而得名。

我愿变成一本书, 把你夹在体内,永远享受你的滋味。 

  有情男女那种“天地交融”,是刻骨铭心的快乐。她不是钱能换来的!妓女的逢迎,带来的是机械的摩擦,好像抽水马桶一样,冲走了你的多余积蓄------那种须臾的快感,犹如屎堵在屁眼门憋劲突然泻出,伴着一丝苦痛的别样快意,根本达不到写意性交的彻底舒坦!用对待妓女的心理对待情人,你永远找不到好的性伙伴! 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性器像温度计,遇“热”总会“升起来”,因此,男人没法掩饰自己的“鸡动”。他不像女人那样,即使“想得疯狂”,也没有特殊标志。

女人享受性交的快乐极大值时,有的会叫床。但那是行为“进行时”的表现,是“唱”给一个人“花腔女高音”。她不像男人,“温度计”还没插进去,在体外就让人看到勃起。 

 谈性,似无聊,也是一种闲暇时,有“闲”者的“扯淡”方式:生活“挤兑”他们;他们会以漫不经心的“涉黄”点缀苦味的生活。 

  真正“扯事儿”的人,没工夫扯淡:上班动嘴儿(打电话捞钱);下班劈腿儿(找女人泄欲)。干实惠的,是所谓的“人上人”(趴在女人身子上;骑在百姓脖子上),只有“没招没捞”的闲人才“扯淡”。 

  我认为,“情”和“爱”是和人类一起来到这世界上的。人分公母,就会产生两性的吸引,在还没有学会穿衣服之前,人类早就会性交。有人在,爱就不会绝种。

  有一种性爱,被中国人称为“偷情”,这个“偷”,用得很准确、“很中国”:中国人把婚外的性活动,统统斥为“偷情”。“偷”字的运用,表达了国人的鄙视:这种情欲的满足,无异于盗贼,应该“人人喊打”。

  但“偷”者之所以越雷池而获取性爱,也反映出饥渴者的“迫切”。我认为,真正缺乏性爱的,在饥渴难耐时,偷一次,似乎也不必无情鞭笞。爆竹被点燃,炸开是不可避免的。但记住:“炸”是膨胀的卸除,恢复平静的减压手段,但不要“炸伤”别人! 

 来的女人都会从自己的经历中体味到,三十出头的女人处于性机能极度亢奋时期,做爱甚至会成为每日“必修课”,一旦“缺课”,第二天会觉得浑身不适。

 所以,亢奋时期的女人,不做爱是痛苦的。缺失伴侣的女人不会像男人那样随便找一个“泻火”,她们经常会碍于面子,自己忍受着煎熬,有的无性伙伴的女人,夜夜靠器械勉强度过难挨的时光,日里,还强装幸福的样子,抵御着来自异性的贪婪目光。 

虚拟性爱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性行为,它没有真的洞洞可插,但由于有自己手和辅助器械的配合,能让当事人(尤其是女性)得到极大的快慰。还由于这种方式不必像偷情那样提心吊胆,可以放纵地进行,因而舒畅感极强;加之没有性器官的实际接触,不会感染性病,因此愉悦过后,当事者可以满足地安然入睡。

虚拟性爱目前有扩展的趋势,不仅在分居的夫妻间,在情侣、恋人间,就是情人间也不乏其人。所以,我认为,这是婚姻缺憾的人性化的“补丁”。它能供无法实施性交的人以虚拟性爱,解除他们的饥渴,既慰藉自我,(包括自愿的对方),也不毒化环境、影响大众,有意者不妨一试。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
 
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 
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 
(Y)爱的语言 - 陶声依旧 - 陶声依旧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